info@watchforfun.net
珍罕之源:探访亨利慕时制表工厂
2016-04-07    来源:    1758
导语:以“珍罕难寻”之名,亨利慕时(H. Moser & Cie)将对时间的独特思考,分享给今年表展的媒体之旅,更用开放的态度,为其精湛的技艺赢得惊喜掌声

时间的诠释,是一分一秒。


时间无关乎多与少,也不存在快或慢,时间是公平亦公正;而你如何对待时间,更蕴含着哲学的思辨。


以“珍罕难寻”之名,亨利慕时(H. Moser & Cie)将这种对时间的独特思考,分享给今年表展的媒体之旅,更用开放的态度,为其精湛的技艺赢得惊喜掌声。




开放

强劲之芯


亨利慕时制表工厂坐落在瑞士与德国边境,制表重镇沙夫豪森,拥有着超过50多名制表师团队,覆盖从研发到生产制造、从组装和产品测试等完整的制表流程。


历时数年研发的机芯,毫无保留地分享,图为闪历机芯构造


亨利慕时的年产量大约一千多枚,奇货可居。而作为机芯心脏部件的游丝,慕时制表控股公司旗下的专业制造公司Precision Engineering AG,却可以稳定产能超过5万条,除了供应自家使用,也不乏诸多独立制表品牌成为慕时制表控股公司的长期客户。



为了拍摄微距细节,果断厚脸皮让技师单独卷绕成型


拥有专利配方的斯特拉曼游丝(Straumann Hairsprings),采用7种特殊合金,熔炼而成;每枚游丝重仅一毫克,由专业技师手工卷绕成型,经过真空炉加热煅烧,形成稳定的金属属性,最后再由技师制作成规格不同的平游丝或宝玑游丝。



哪个是加热器,游丝加热煅烧时放在哪里?



亨利慕时以极其开放的姿态,

欢迎鉴赏游丝及平衡摆轮的生产细节



Less is More

引领技术创新之路


除了机芯内在的非凡实力,亨利慕时更展现出在视觉和审美上的创新理念。


摒弃了繁复的时标与指针,让时间的显示更为直观和凝练;极简风格下的勇创者系列,成为创新表盘设计风格的先行者。从烟熏表盘搭配柳叶针的视觉创新,到大日期显示、月份中央指针的复杂万年历功能,亨利慕时都能轻松驾驭,在传统与现代的对话中,颠覆了许多人对腕表的固有观念。


美爆了……


大日期显示的创新之处在于将日期拆成上下两层,又以“闪历”功能实现瞬时日期变更,精巧的结构设计,可以让机芯向前或向后双向从容调节,而不用担心机芯损坏的风险。


大日期+闪历,两项超凡解决方案!


2016巴展力作——勇创者万年历电光蓝概念腕表


细心的你或许还发现,该表款除了没有时标,没有小秒针表盘,连品牌的标志都低调地匿藏起来。


这也是这款腕表最想表达的核心要义,将亮点放在腕表的时间、创新技术的价值,以及佩戴腕表的人本身。



珍罕寻源

激情、技艺和耐心,造就卓越



亨利慕时一枚万年历的机芯使用350个零件,组装完成需要约一周的时间,在机芯发布前,还需要二十多天的品质测试期。


而探访Charlottenfels 慕时家族博物馆,才是真正走进这个制表传奇,探访真正的珍罕之源。



沙夫豪森近郊的Charlottenfels 庄园,始建于1850 – 1854年



Charlottenfels 庄园保留了许多亨利·慕时先生生前使用的物品。现在,这里成为了慕时家族博物馆,长期展出亨利·慕时先生和他制表的相关的物品。




桌上层叠的是亨利·慕时先生在策划水力发电厂时所使用的设计草图


起居室隔壁的制表工坊将亨利·慕时先生制表的场景重新呈现,重回旧时光,见证一个制表传奇的诞生。





慕时家族博物馆内还展出了一块亨利·慕时先生亲手制作的怀表 ,这是馆里最珍贵的收藏之一。



Hy. Moser & Cie. 怀表 (Savonette),付上链钥匙,锚型擒纵装置,银制表壳配上扭索状雕刻装饰,编号36343.



莱茵奔流,数百年写就传奇。

历史徜河,唯珍罕闪耀世间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