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fo@watchforfun.net
从前慢——积家表厂参观记
2016-04-22    来源:王小豹    2679
导语:这次积家表厂之行有幸遇见两段奇缘。一个或许常见,却平添了不少诗情画意;一个实数难得,让我重新开始思考打量时间


这次积家表厂之行有幸遇见两段奇缘。一个或许常见,却平添了不少诗情画意;一个实数难得,让我重新开始思考打量时间。

 



巴塞尔表展开始前一天的纳沙泰尔,早上已零星的飘起小雪。在上海待久了,有幸巧遇下雪内心自然就开始兴奋了。这雪也不负众望越下越大,前往积家表厂并不算长的车程下来,已是一片皑皑,万里苍莽。

 



一行人踏破汝山谷的宁静,积雪在脚下嘎吱作响,呼吸如旗帜般在眼前升腾。积家大工坊矗立于海拔一千公尺之地,如悄然隐世的一代宗师,与世隔绝,却身有鬼斧神工之技。


站在表厂门外,不由得驻足凝望这块钟表圣地的造化与神秘。然后加快脚步走进大工坊,毕竟那里的珍稀技艺更令人向往。

 





我们首先参观的是大复杂功能区。积家将不同的制表师、艺术大师等单独分区更有效的提高了协同工作的效率,接下来的珍稀工坊区也是如此。

 

大复杂功能区目前共有四十四位制表师,最少经验也是五年起,长的已有四十多年经验。他们有以不同的功能分为四五人的小组,从头到尾完成腕表的制作与售后服务。从400多个到1400多个组件最复杂的球形陀飞轮,从历时数年研发技术更迭再到两三个月装配,这里的时间与外界同步,这里的时间也与外界异步。

 



大师们以数年方成一表的缓慢节奏,潜心于制造时计的艺术,为的是忠实记录时间,实现每日仅1秒误差的精准。

 


接下来我们在珍稀工坊区有了第二次奇遇。珍稀工坊区汇聚了众多珍稀工艺,包括雕刻、珐琅彩绘、宝石镶嵌以及扭索饰纹等。





积家还特别在工作坊内配备了现代化的投影设备,这也让我们感觉到其不止于腕表的开放和创新一面。投影机与各个工艺制作相连,制表大师所进行的工艺环节会被实时投放在特制木桌上,影像会被放大 40 倍,每一块铜屑、每一滴颜料都清晰可见。

 


说是奇遇,完全是因为下面这幅看似别无二致的珐琅作品。

 



你猜完成这幅作品花了多久?三年。这位制表师用业余的时间从绘制图案到完成上釉上色整整做了三年,今天刚巧完成。他要将这幅珐琅作品放入在800摄氏度高温的炉火中焙烧,以完成最后一步,我们有幸见证了这个难得一遇的过程。

 



每一次将自己的作品放入焙烧箱,他都显得非常紧张,就像年少时寄出的情书,忐忑不安的等待结果。因为每一件作品都需要进出火炉多次,才能保证完美的玻璃化效果。然而,每次焙烧都可能毁坏作品,令心血付诸东流。

 

等待的过程中,我们想通过聊天来缓解他紧张的情绪。然后竟发现这只是个实验。

 

三年,只是做一个实验?不得不让人惊叹制表师的耐心和孜孜不倦,仿佛这里的时间走的很慢,它们慢慢的幻化了时间艺术与那些美好的事物。

 



于是我们比他更担心了起来,万一失败了又要再花三年再做一个实验?好在实验很成功,大家由衷的为他高兴。其它的珐琅作品,更像是一座艺术的博物馆般美轮美奂,绽放的光芒也恒久不变。

 




今年是积家Reverso 85周年,所以这个系列的腕表也毫无疑问成为今年的重点。从1931年最早的古董表到今年的新款应有尽有,腕表的拆装也让我们感受到有些技术可能并不难,但是却需要超前的大胆与巧思。

 



积家Reverso系列古董时计


积家Reverso系列新品时计


制表师拆装Reverso系列腕表


最后的一点时间,也抓紧机会参观了比较有趣的积家空气钟制作工艺。告别来的太快,多希望时间能走的慢一点。

 



虽然这一趟奇妙的旅程早已暂告一段落,但是内心深处对于时间的考量却在以前的焦虑和急切中慢慢松动。与其匆匆穿梭于人山人海车水马流,不如坦然的步伐轻松游荡,在时间的和缓流动中,从容不迫,兀自温柔。

 



积家表厂之行后,

木心的《从前慢》便常萦绕于脑海:

 

记得早先少年时
大家诚诚恳恳
说一句 是一句

清早上火车站
长街黑暗无行人
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

从前的日色变得慢
车,马,邮件都慢
一生只够爱一个人

从前的锁也好看
钥匙精美有样子
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

相关文章